微信公众号
  • QQ咨询

    2062322893

  • 官方交流群

    472247038

  • 查看: 1091|回复: 0

    结束版权时代的乐视体育回到了原点,或裁员50%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4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8
    发表于 2017-5-11 16: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结束版权时代的乐视体育回到了原点,或裁员50%.jpg
        在本赛季欧洲核心足球赛事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将全部结束的时候,乐视体育终于再次做出了大规模裁员的决定。综合懒熊体育从多方获得的信息,乐视体育内部正在准备新一轮裁员,预计规模将超过50%,其中智能硬件部门完全撤销,而核心的付费会员部和市场部裁员至少50%。

      事实上,去年12月底20%的裁员计划完成后,乐视体育过去几个月离职的员工已远超100人,其中内容中心就有接近50人离职。本轮裁员过后,巅峰时人数过千的乐视体育,将缩至300人规模甚至更低。可以对比的是,作为老牌传统体育门户,近几年同样历经变迁的新浪体育目前人员规模也是200人左右。针对最新的裁员消息,乐视体育对懒熊体育回应称,“暂时未开启人员优化,未来如果开启优化,也会根据业务调整进行。”

      另有消息人士向懒熊体育透露,原乐视体育首席营销官强炜已经离职,不久就将加盟一家知名体育上市公司。联席总裁刘建宏近日也陷入离职传言,还有消息指出,乐视体育香港公司代理CEO赖汝正或也有意向北京总部请辞,香港公司COO詹挺几个月前离开香港,一直处于休假状态,都没在北京办公室出现。 在此之前,乐视体育的三名核心高管包括总编辑敖铭、总裁张志勇、首席运营官于航已相继离职。

      乐视体育方面对懒熊体育否认了强炜离职的消息,表示赖汝正和詹挺都在职,其中“詹挺已完成香港任务调回北京”。如果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史足够熟悉的话,类似的情节并没有停止过上演——乐视不过是又一个急速扩张的公司遭遇资金链断裂的故事。而乐视体育,则成为了近两年中国体育产业爆发式增长过程中核心资源争夺和资本沉浮的一个缩影。

      即便如此,它仍然是一个让人唏嘘扼腕的故事。不到一年之前,乐视体育是手握中超、亚冠、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欧冠、英超、ATP、CBA等大量一线赛事的版权“大鳄”,其中一部分还是相对优质的新媒体独家资源。据乐视体育官方宣传资料,到2016年年中,乐视体育在内容平台上已经拥有310项全球顶级赛事版权,其中72%是独家。

      但进入2017年,乐视体育先后丢掉了中超、亚足联赛事、ATP等多项重要赛事版权。北京时间6月4日,2017欧冠决赛将在威尔士首府加的夫千年球场开战,在此之前的5月21日,英超也将迎来本赛季最后一轮较量。所有这一切结束之后,乐视体育现有一线赛事版权,也一同宣告谢幕。下赛季,乐视体育将依然持有的赛事版权已经非常有限。

      以足球为例,如果不能留住英超和欧冠等,哪怕继续拥有德甲、意甲、法甲、英格兰足总杯这些非核心资源,将不足以对用户产生强烈吸引力。在2014年3月从母公司乐视网独立时,乐视体育即提出要成为“赛事运营、内容播出、智能硬件、增值服务”全产业链体育生态型公司的目标。在这个商业逻辑中,海量、优质的赛事版权是支撑其发展的最核心资源,依靠核心版权带来的巨大流量、广告收入、会员收入,是其经营业务中最主要的现金流来源。


           新英体育买断经营英超版权,用分销和自播两条腿走路,直到近三年才实现盈利;体奥动力在所有有关中国足球的赛事版权上采取买断经营的策略;腾讯侧重于购买自身感兴趣、自信能回本,以篮球为主的新媒体播放权;

      乐视体育一开始错失了两个核心赛事版权:2015年1月,腾讯体育出价5亿美元(约合31.88亿人民币)从新浪体育手中抢下NBA未来5年独家网络直播权,折合每年1亿美元的价格比此前5年新浪体育付出的成本翻了5倍有余;当年8月,背靠苏宁的PPTV又以2.5亿欧元(约合16.85亿元人民币)购入西甲未来5年的中国地区独家全媒体版权。

      在上述NBA的版权争夺中,乐视体育一度被视为最强有力的竞争者,坊间传言其开出的价码比腾讯体育还高1亿美元,但因综合实力不足而落败。也正是在这场争夺战中失败后,乐视体育提出了“海量版权战略”,甚至进入了在中国属于小众赛事的版权市场,挑选其中的精品然后出手,涉及了棒球、德州扑克、马术、高尔夫等等。

      “不是说我们显得aggressive(有侵略性),而是aggressive就是我们唯一的成功机会。”于航在2015年夏天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曾如此表态。

      这样的赛事版权采购策略让乐视体育迅速崛起为中国体育媒体平台中不可忽视的力量。通过与乐视电视、手机及其他业务的联动,乐视体育迅速打开局面,也让资本市场认可了这一逻辑。但回到商业模式上,时至今日,在中国体育版权市场上,最可靠、现金流最大的营收还是来自分销,而不是toC(用户)端的播放。

      乐视体育前所未有地大举纳入赛事版权的后果是,除了亚足联赛事版权,其曾经手握的大部分是昂贵且性价比不高,最后只能通过toC端转播来获得营收的版权——在这其中乐视体育还坚决采用了独播策略,因此背上沉重的风险和负担。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在去年12月曾透露,乐视体育内部做过相关测试,在现有格局下,目前任何公司拿到的体育赛事版权,如果没有付费会员这块业务,就算把广告和衍生品收入全部相加,都会产生将近20%的负毛利。而如果未来“付费模式”能真正全面铺开,改变现有格局,“中超的80亿也不算贵”。

      但在中国,要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并不容易。

      按照雷振剑的说法,乐视体育到去年底已有超过300万的付费用户。从现实来看,乐视体育会员通常是和乐视电视、手机等硬件捆绑销售。即便以300万用户、590元年费计算,乐视体育获得的17.7亿元收入相比于在版权上的高额投入也是杯水车薪。如今随着赛事版权的不断丢失,乐视体育对用户的吸引力也在减弱。

           懒熊体育获悉,在今年3月的一次公司全员沟通会上,雷振剑终于对高价买版权策略进行了反思。在强调过去3年乐视体育对整个行业的推动表现不可思议的同时,他坦承埋下了很多错误,今天一个个引爆,尤其是高价购买赛事版权,又很难变现,最终给公司造成一定影响。

      商人角色更重的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不止一次对乐视体育买中超版权一事上发表不同看法,他公开表示:“中超本来就不应该做,投了13亿,亏了5亿。你不能因为说中国老百姓喜欢看你就做,这是一个买卖,你这么做就不对。”

      此外,乐视体育业务过多反而无法专注,在“蒙眼狂奔”时经营管理显得过于粗放,也都埋下了隐患。但说回来,B轮融资中又有近一半被乐视集团其他业务抽走,更加剧了乐视体育的危机。

      寻找出路,回到原点;整个乐视系资金问题爆发后,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宣布以150亿元驰援乐视。但此后从孙宏斌和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的公开表现来看,乐视体育在乐视系整体架构中的位置已经有所动摇。

      在入股乐视系之前,融创团队曾做过大量的调研,最终只入股乐视网、乐视电视(乐视致新)及乐视影业。在孙宏斌眼里,这三块是乐视系统中业绩最健康、前景最被看好、退出通道也最为顺畅的最优质资产。

      除了公开反对乐视体育购买中超版权外,孙宏斌在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还表示,“非上市体系这块儿,我们一直推动它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让它尽快变得正常。包括手机也好,体育也好,其实我们也都花了很多精力在看,不是要去买它,是推动它,去合作、去卖掉,去解决资金问题。”作为微博达人、营销KOL的贾跃亭,已经极少为乐视体育鼓与呼,他微博上的内容更多是汽车、上市公司、影视等。

      乐视体育在孙宏斌和贾跃亭心中的地位变得尴尬。孙宏斌不支持、贾跃亭无暇顾及,乐视体育只能自谋出路。知情人士向懒熊体育透露,资金危机爆发之初,乐视体育曾主动找过苏宁寻求融资,整体估值叫价300亿元,但后者并没有跟进。随着危机的持续发酵,乐视体育估值一路下滑。后来首钢曾认真考虑以约30亿元人民币入股,不过给出的估值远不到当初B轮估值的一半,双方最终并未谈妥。

      作为一个体育媒体平台,其新媒体建立在赛事版权基础之上。乐视体育内忧外患,竞争对手却在攻城略地。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受压制的苏宁体育传媒(原PPTV体育)开始发动一轮轮的反攻,并迅速扭转战局。他们先是在以7.21亿美元拿下2019-2022赛季英超在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全媒体版权,又从体奥动力手里拿下中超和亚足联新媒体独家版权。

      乐视体育原本依仗的小众赛事版权也被竞争对手拿走。今年1月,阿里体育宣布获得2017赛季欧巡赛、LPGA巡回赛以及亚巡赛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新媒体版权,在此之前,这些权益为乐视体育拥有。如果没有版权的支撑,乐视体育的整体策略将需要彻底改变。

      综合多名知情人士的说法,雷振剑在今年3月的公司全员沟通会表示,2017年乐视体育将往三个方向全力发展,即所谓基于新媒体为核心的线上互联网内容业务、线下运动产品入口业务和运动设备业务。雷振剑在3月讲话中提出的“三个方向”在这两个月以来的具体的推进情况尚不得而知,但接连丢失的版权确实让内容部门受到了很大影响。以先后丢掉中超、亚足联赛事版权的国内足球组为例,一位接近乐视体育的人士对懒熊体育透露,现在编辑们主要的工作任务是利用过去既有的版权资源制作视频策划,新赛季内容则只能在赛后出一些文字战报等相应稿件,这种操作方式非常接近于多年前就受制于缺乏版权资源而被迫“裸奔”的传统门户网站。

      另一方面,据《北京商报》引述乐视体育内部透露的消息,其将邀请体育赛事、体育产业、体育培训、体育旅游、体育服务等自媒体机构和个人入驻其平台。4月底,乐视体育还上线试运行了一款名为“SHOOT(小片儿)”的短视频工具,为用户提供自助视频剪辑服务。事实上,这与传统门户仿造今日头条,开设诸如“网易号”、“企鹅号”等各种自媒体平台的做法异曲同工,都是在利用不需要重金购买版权的自媒体机构和个人换取流量与广告收入。

      目前,占据乐视体育首页推荐位的有自制节目和来源于赛事主办方或自媒体的内容,但绝大多数都出现了长时间未更新或停止更新的情况。其中,部分节目上一季已结束、新一季度尚未开始;也有节目是因相关赛事结束而停更;与丢失的版权相关的《亚冠英雄季》也已停更。

      当初B轮融资时,乐视体育签下严格的对赌协议——公司原股东(乐乐互动、北京鹏翼、乐视网)共同承诺,乐视体育必须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否则,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并由各投资方分别单独决定)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按照“全部投资款+12%/年(单利)计算的最低收益”,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乐视体育公司全部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当下,乐视体育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保证已然非常紧张的资金链不发生断裂,让自己得以生存下去。就在5月4日,当时处于离职传言中的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在朋友圈回应,他写道,“尽管乐视体育现在困难并且犯过错误也在改正着错误,但是中国体育市场的发展需要这样的先行者,中国体育只有一个央视五套是不够的。”

      这也是马国力此前屡次提及的一个观点,结合当下的行业格局和各个玩家来看,作为一个播出平台和媒体机构,乐视体育在市场上仍然有其价值。股权众筹www.zcw114.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公众号
    客服电话
    在线客服